长沙市开放发展指标体系研究及实证分析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8-31

打印本页

分享到:

  近年来,长沙以扩大开放合作,提升国际化水平为重点,着力建立大开放、大招商、大市场的发展格局,以大开放有力地促进了长沙经济社会的大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加快内地开放是党中央实施全面开放发展战略、缩小内陆与沿海经济发展差距,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重大战略,对长沙而言,外向型经济是一个短板问题,长沙与先进省会城市的主要差距也体现在外向型经济的差距上,加快开放经济发展既是大势所趋,也是发展所需。制定一个既能反映开放发展的本质内涵、符合国际通用标准,同时又能兼顾区域资源禀赋和发展阶段特点的指标体系,是一项关乎全市发展的重大课题。为此,本课题探索建立长沙市开放发展指标体系,对长沙开放经济发展进行实证分析,并就如何加快外向型经济发展提出相关对策建议。 

  一、长沙开放发展指标体系构想 

  经济开放度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与国际经济联系程度的一个综合指标,是经济发展在国际分工、国际贸易、生产要素流动和国际化生产等方面对国际经济参与程度的度量。衡量经济开放度主要有开放政策指标、开放进度指标两类。前者具体包括外贸政策、外资政策、经济体制等定性指标,对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开放度影响较大,但没有直接数据可以衡量。所以多数情况下学者们更关注开放进度指标,用数据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的开放发展程度,主要包括外贸依存度、外资依存度、对外经济合作度、开放经济支撑度等。这些指标被组成一整套指标体系,用来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对国际经济的融合程度。经济开放度的测量一般需要具体结合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具体情况,选择适当的指标构建统计体系。 

  1.1 指标选取 

  遵循全面性、前瞻性、可比性和可操作性等原则,结合国内外学者的研究成果,考虑到影响经济开放度的因素和数据的可获得性,并结合长沙作为内陆城市的特殊性,构建长沙开放经济发展水平评价统计指标体系,主要包括开放基础、开放程度、开放结构和开放效益4个方面,下设25个二级指标(见表一)。指标设置重在考量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主要指标吸收借鉴了其它地区发展经验、国内外有关研究成果,考虑了长沙发展实际情况,并加入了体现创新、开放质量与开放效益的各项指标,使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评价统计指标体系更加充实与完善,同时为了保持与商务部门指标一致性,本文中相关外商、外资等指标口径均包含港澳台。 

 

  表一  长沙市开放发展统计指标体系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指标内容 

开放基础 

人均GDP 

地区生产总值/地区常住人口 

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 

第三产业增加值/地区生产总值 

R&D经费支出占GDP比重 

研发经费支出/地区生产总值 

人均固定资产投资 

固定资产投资/地区常住人口 

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地区常住人口 

开放程度 

外贸依存度 

进出口总额/地区生产总值 

外资依存度 

实际利用外资/地区生产总值 

对外直接投资依存度 

对外直接投资/地区生产总值 

世界五百强企业进驻数 

在长世界五百强企业数量 

旅游开放度 

国际旅游外汇收入/旅游总收入 

开放结构 

服务业外商投资占比 

服务业外商投资/实际利用外资 

高新技术产业出口占比 

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额/出口额 

一般贸易出口占比 

进出口中一般贸易额/进出口总额 

外资企业出口占比 

外资企业出口额/出口额 

建筑业外向度 

对外承包工程营业额/建筑业总产值 

开放效益 

外商经济贡献度 

外资企业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 

外资企业税收贡献度 

外资企业所缴税款/地区总税收收入 

外资企业就业贡献度 

四上外资企业就业人数/全部四上企业就业人数 

外贸经济贡献度 

进出口增量/地区生产总值增量 

外贸技术贡献度 

高新技术产品进口额/进口额 

  1.1.1 开放基础。地区自身经济条件是促进开放型经济高质快速发展的重要支撑,主要指标有人均GDP、第三产业比重、R&D投入比重、人均固定资产投资以及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人均GDP综合反映地区经济和人民生活水平,是开放型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基础;第三产业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关键,其在整个产业中所占的比重和发展质量反映地区产业结构高度化程度,影响开放型经济的发展速度和水平;RD投入比重用企业研发经费占地区GDP的比重表示,反映地区创新能力;固定资产投资是现实生产能力的反映,是地区经济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撑;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反映地区消费能力以及消费辐射力,辐射力越大外向发展的需求和潜力越大。 

  1.1.2 开放程度。开放规模反映开放型经济发展的广度与深度,主要指标有外贸依存度、外资依存度、对外直接投资依存度、世界500强企业进驻数、旅游开放度等指标。对外贸易额是反映地区对外贸易规模的重要指标之一,外贸依存度(进出口总额/GDP)反映对外贸易活动对地区经济发展的影响程度;外资依存度(实际利用外资投资/GDP)反映地区生产总值构成对外来资本的依赖程度,反映了地区资本引进来的规模;对外直接投资依存度(对外直接投额/GDP)是反映地区对外开拓市场水平的重要指标,反映地区经济融入世界的方式,直接体现了走出去引进来之间的均衡关系;世界500强入驻地区的数量,很大程度上可以反映参与国际化的程度,一般而言开放度越大的城市进驻的世界500强企业越多。 

  1.1.3 开放结构。开放结构指标考察开放型经济的市场结构、产业结构及资源使用结构,指标设置侧重于体现开放的质量,主要指标有服务业外商直接投资比重、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比重、一般贸易出口占比、外贸企业出口占比、建筑业外向度等。其中,服务业外商直接投资比重为服务业外商投资在外商投资总量中所占比重,相比于世界服务业的迅猛发展,我国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且服务业开放程度较低;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比重是指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值占全部出口值的比例,反映出口产品中高新技术的含量,是衡量一个地区在国际分工中所处地位的重要指标;一般贸易是从研发、设计、生产制造一直到知识产权以及品牌的拥有都是企业自己独创的一种出口贸易方式,一般贸易占比越高,反映产业的竞争力在国际市场上越强;外资企业出口比重反映引进投资国际竞争力,反映了引进外资对区域外向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建筑业作为工程和劳务输出的重要行业,建筑业外向度(对外承包工程营业额/建筑业总产值)是一个地区参与国际市场的重要途径。 

  1.1.4 开放效益。开放效益不仅体现在开放的直接经济收益上,还体现在开放对社会进步,技术创新等方面的间接效益上,主要指标包括外商经济贡献度、外资企业税收贡献度、外资企业就业贡献度、外贸经济贡献度以及外资技术贡献度。其中,外商经济贡献度反映外商投资企业对本地区经济发展的影响力,考虑到数据的可获得性,用外资企业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比重来表示;外资企业税收贡献度指地区外资企业所纳税款占税收总收入的比重,反映外商投资企业对增加当地财政收入所做的贡献;外资企业就业贡献度用四上外资企业吸收的就业人数占地区四上企业总就业人数的比重,反映外资企业在就业方面产生的社会效益;外贸经济贡献度反映外贸增长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是外贸效益的重要体现;外贸技术贡献度,用高新技术产品进口额占进口总额比重表示,高新技术产品引进可以弥补地区对高技术产品的需求,并产生示范效应和技术溢出效应,从而带动本地区技术水平提升。 

  1.2 目标定位 

  深入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大力促进三量齐升五化同步六个走在前列,坚持发展第一要务,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为引领,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统筹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着力建设能量更大、实力更强、城乡更美、民生更爽的长沙,率先建成全面小康、加快实现基本现代化,着力补齐开放经济发展短板,主动融入全国全省开放新格局,依托空中走廊、陆路平台、内河通道,在打造开放型文化、开放型经济、开放型城市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实现开放基础、开放程度、开放结构和开放效益的同步提升。指标发展目标的制定主要考虑到以下方面:包括长沙市十三五发展规划、2017年率先全面小康以及2022年率先基本现代化的发展目标,以及发达城市主要指标现状和发展规模。 

  1.2.1 开放基础。2020年,全市人均GDP15万元以上,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60%以上,形成三、二、一产业结构,人均固定资产投资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分别达10万元和6万元以上,R&D经费支出占GDP比重达2.8%以上,开放基础进一步夯实。 

  1.2.2 开放程度。2020年,外贸依存度、外资依存度、对外直接投资依存度和旅游开放度分别达20%5%1%10%,在长世界500强企业数量突破100家,开放程度进一步提升。 

  1.2.3 开放结构。2020年,服务业外商投资占比达55%以上,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比重达40%以上,一般贸易出口占比达80%以上,外贸企业出口占比达30%以上,建筑业外向度达10%以上,开放结构进一步优化 

  1.2.4 开放效益。2020年,外商经济贡献度达20%以上,外资企业税收贡献度达10%以上,外资企业就业贡献度达20%以上,外贸经济贡献度达20%以上,外资技术贡献度达40%以上,开放效益进一步提高,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进一步增强 

  二、长沙开放经济发展基本情况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长沙加快融入国家开放战略,加快推进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建设,开放经济取得了长足进步,对全市经济发展贡献作用不断提升。《长沙市开放发展程度统计监测情况》(见表二)显示,2015年开放发展程度为67.0%,比上年提升3.2个百分点,从开放发展程度统计监测来看,长沙在开放基础、开放程度、开放结构、开放效益等四大方面实现了全面发展,2015年指标实现程度分别为78.9%49.2%71.9%68.0%,比上年分别提升6.33.02.70.9个百分点,开放发展各项指标总体呈现向好态势。 

  2.1 开放基础不断夯实。近年来,长沙经济发展成就显著,城市综合实力持续增强,地区生产总值迈上8000亿元台阶,位居全国省会城市第6位,财政总收入突破1100亿元,2015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等指标占全省的比重分别为29.4%24.5%30.7%,以较少的人口和土地面积创造了更大的发展成果,较高的经济聚集度为外向发展提供了强力支撑。同时,全国两型社会建设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家级湖南湘江新区三大战略平台交汇叠加、集中发力,为开发开放注入了强大动力与活力。从开放发展指标体系监测来看,2015年长沙开放基础方面的指标实现程度达78.9%。其中,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115443元,居全国省会城市第2位,近年来持续保持两位数增长,指标实现程度为72.2%;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45.1%,比上年提升3.4个百分点,服务业发展呈现出加快态势,产业发展日趋高端与成熟,指标实现程度达75.2%;研发经费支出占GDP比重为2.21%,指标实现程度为78.9%;人均固定资产投资额达85622万元/人,指标实现程度85.6%;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49659万元/人,指标实现程度为82.8% 

  2.2 开放程度不断提升。近年来,长沙坚持对外开放与对内开放并举,更加主动融入全球全国开放新格局,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建设加快推进。从开放发展指标体系监测来看,2015年长沙开放程度方面的指标实现程度达49.2%外贸依存度方面,在全国、全省外贸经济回落的大背景下,2015年长沙对外贸易进出口总额129.53亿美元,同比增长5.1%,占全省的比重由2014年的40.5%提升至2015年的44.1%,外贸依存度为9.5%,指标现实程度为47.3%外资依存度方面2015年全市实际利用外资44.06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1%,总量居全国省会第5、中部省会第2位,外资依存度为3.2%,比上年提升0.1个百分点,指标实现程度为64.4%世界500强企业方面,截止2015年年底,来长投资的世界500强企业数量达52家,新增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和中粮可口可乐华中饮料有限公司,指标实现程度达52%对外直接投资依存度方面2015年全市新增境外投资项目49个,投资总额达6.29亿美元,比上年增长77.3%,投资项目主要分布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美国,对外投资平台建设取得新突破,指标实现程度为46.0%旅游开放度方面2015年全市接待入境旅游者120.31万人次,比上年增长0.1%;入境旅游收入7.93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4%,指标实现程度为36.5% 

  2.3 开放结构不断优化。近年来,长沙市着力优化开放结构,外商、外贸结构持续优化。从开放发展指标体系监测来看,2015年长沙开放结构的指标实现程度达71.9%服务业外商投资方面2015年全市服务业实际利用外商投资额达18.71亿美元,项目个数达89个,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等行业日益受到投资商青睐,服务业占外商投资比重达42.5%,指标实现程度为77.2%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方面2015年长沙市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额达25.3亿美元,比上年增长67%,占全市出口比重达29.5%,是拉动全市出口的主要动力,指标实现程度为73.8%一般贸易出口方面2015年长沙市一般贸易完成进出口额78.83亿美元,占全市出口总额的比重达63.5%,指标实现程度为79.4%外贸企业出口方面2015年长沙市外资企业完成出口额19.72亿美元,占全市出口的比重达22.7%,指标实现程度为79.4%建筑业外向度方面2015年全市对外承包工程保持稳定发展,全年完成营业额30.01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0%,对外承包工程企业数达66家,占全市建筑业总产值的比重达5.4%,比上年提升0.6个百分点,指标实现程度为53.7% 

  2.4 开放效益不断提高。近年来,长沙市着力优化开放环境,积极搭建开放平台,开放发展对长沙经济增长的作用不断增强。从开放发展指标体系监测来看,2015年长沙开放效益指标实现程度达68.0%外商经济贡献度方面2015年全市151家外商投资规模工业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1386.52亿元,比上年增长40.6%,占全市规模工业总产值的比重达13.6%,比上年提升3.3个百分点,指标实现程度为68.0%外资企业税收贡献度方面2015年外资企业所缴税款100.95亿元,占全市税收收入的比重达6.5%,指标实现程度为65.0%外资企业就业贡献度方面2015年全市四上外资企业就业人数占全部四上企业就业人数的比重达10.5%,比上年提高1.7个百分点,指标实现程度为70.0%外贸经济贡献度方面2015年全市进出口总额达805.80亿元,比上年增长5.7%,进出口增量占地区生产总值增量的比重达4.9%,指标实现程度为16.2%外资技术贡献度方面2015年全市进口总额中,高新技术产品达105.16亿元,占比39.2%,比上年提高17.8个百分点,指标实现程度达98% 

  表二  长沙市开放发展程度统计监测情况 

类别 

指标名称 

计量单位 

目标值 

权重 

2014 

实现程度 

2015 

实现程度 

开放发展总体实现进程 

100 

63.8 

67.0 

开放基础 

小计 

 

25 

72.6 

78.9 

人均GDP 

万元/ 

160000 

5 

67.3 

72.2 

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 

% 

55 

5 

69.7 

75.2 

R&D经费支出占GDP比重 

% 

2.8 

5 

78.2 

78.9 

人均固定资产投资 

万元/ 

100000 

5 

75.7 

85.6 

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万元/ 

60000 

5 

72.1 

82.8 

开放程度 

小计 

 

25 

46.2 

49.2 

外贸依存度 

% 

20 

5 

49.4 

47.3 

外资依存度 

% 

5 

5 

62.4 

64.4 

对外直接投资依存度 

% 

1 

5 

27.9 

46.0 

世界五百强企业进驻数 

 

100 

5 

51.0 

52.0 

旅游开放度 

% 

10 

5 

40.3 

36.5 

开放结构 

小计 

  

—— 

25 

69.2 

71.9 

服务业外商投资占比 

% 

55 

5 

85.0 

77.2 

高新技术产业出口占比 

% 

40 

5 

43.5 

73.8 

一般贸易出口占比 

% 

80 

5 

95.9 

79.4 

外资企业出口占比 

% 

30 

5 

73.7 

75.7 

建筑业外向度 

% 

10 

5 

48.1 

53.7 

开放效益 

小计 

—— 

25 

67.1 

68.0 

外商经济贡献度 

% 

15 

5 

68.9 

90.6 

外资企业税收贡献度 

% 

10 

5 

75.1 

65.0 

外资企业就业贡献度 

% 

15 

5 

58.7 

70.0 

外贸经济贡献度 

% 

30 

5 

79.3 

16.2 

外贸技术贡献度 

% 

40 

5 

53.5 

98.0 

  三、长沙开放发展进程差距分析 

  长沙开放发展取得的成绩巨大,但同时也要看到,与发展实际对开放层次的要求相比,与发达城市开放发展的水平相比,长沙开放发展水平还存在一定的差距,是长沙经济加快发展中的一块短板,开放经济发展迫在眉睫。 

  3.1 开放程度总体偏低。从监测结果来看,四个一级指标中开放程度指标实现程度最低、提升幅度不快。从外贸依存度看2015年长沙外贸依存度为9.5%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6.8个百分点,低于省会城市平均水平11.1个百分点,不仅远低于广州(46.0%)、杭州(41.2%)等发达城市,也低于同处中部的郑州(48.5%)、太原(24.3%)、合肥(22.4%)、南昌(17.8%)和武汉(16.0%),在全国26个省会城市中仅高于哈尔滨和呼和浩特,居第24位。主要原因是进出口总额规模不大,其排位(12位)相对比全市经济总量排位(6位)明显偏低。从外资依存度看,总体处于较低、甚至回调状态,且近年来提升幅度不大。2015年,长沙外资依存度为3.2%,与武汉(4.2%)、成都(4.3%)、杭州(4.4%)、西安(4.3%)等城市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也低于南昌(4.1%)和郑州(3.3%);从指标首位度看,2015年长沙实际利用外资占全省的比重为38.1%,比2010年下降5.1个百分点,在全省的引用带动作用有所减弱。从世界500强企业入驻数看,长沙入驻世界500强企业52家,与成都(271家)、广州(235家)和武汉(230家)等城市相比差距明显。从旅游开放度看,来长的国际游客不多,如2014年境外旅游人数120.2万人,为武汉的1/4、杭州的1/3、成都的3/5,与深圳等发达地区差距更大,常住长沙的外国人少,长沙没有外国使领馆,而武汉有3家、成都有15家,外资金融机构不多,国际开放交流度低是长沙建设国际化城市的短板。 

  3.2 开放结构有待优化。当前,长沙开放经济发展总体处于初级阶段,生产企业大部分处于产业链的低端和下游,出口初级产品比重大,附加值低,自主品牌少,外商投资规模和质量不高。从进出口结构看,全市出口产品仍然以大宗商品为主,缺乏附加值高的出口产品,近5年全市商品进出口都是以单一的机电产品为主,2015年全市进口和出口总额中机电产品占比分别为65.3%61.4%,产品类型较为单一,抵御国际贸易市场风险能力有限,导致进出口总额的波动幅度相对较大,开放发展中反映开放结构的指标值偏低,如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比(29.5%)与成都(57.3%)、武汉(45.8%)等城市相比差距较大,外商投资企业出口占比(22.7%)远低于成都(60.7%)。从外商投资结构看,外商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一般加工工业、一般性技术和劳动密集型产业,跨国公司特别是总部、研发中心战略性投资较少,第一和第三产业外资比重过低,2015年第一、三产业的比重分别为0.1%42.5%,低于全国1.2%61.1%比重,部分重要行业外资引进几乎是空白,比如教育、卫生、社保和社会福利业,2015年全市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外商直接投资占比仅为2.4%,远低于全国8%的平均水平;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外商直接投资只有113万美元,占比仅为0.03%,远低于全国0.6%的平均水平。 

  3.3 开放深度有待拓展。企业、产品和市场组成了开放型经济的发展主体,目前长沙开放型经济发展的市场主体不够多、开放领域不够广,亟待搭建更加完善的开放体系。从开放领域看,长沙外贸进出口开放市场主要集中在美国、欧洲、东盟和香港,其它市场份额不足,还需进一步开拓。2015年进出口的主要市场中,长沙对美国、欧洲、东盟和香港共计完成进出口额76.7亿美元,占全市进出口总额的59.1%;外商投资方面,目前来长投资的国家和地区虽然有59个,但主要以香港、德国、新加坡等少数国家和地区为主,占全市外商投资比重分别为55.3%10.8%6.5%,合计占比达72.6%从开放主体看,与郑州、武汉、合肥等中部省会城市相比,长沙开放型经济少、小、弱现象比较突出,尤其是缺乏像郑州富士康(500亿美元)、武汉联想(50亿美元)、合肥联宝(50亿美元)等具有带动力和辐射力的龙头企业。2015年全市有进出口实绩企业1593家,比成都少近1000家。从增量来看,近五年全市共新增有进出口实绩企业338家,主体增加、市场扩大的潜力仍有较大空间。2015年,全市出口额超1亿美元的企业22家、5000万美元以上的企业40家、1000万美元以上的企业131家,分别比成都少2449152家;且近五年全市新增亿美元以上进出口企业仅16家,新增千万美元以上进出口企业仅24家。企业参与国际开放的力度不够,2015年长沙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额为6.28亿美元,为武汉的1/5,企业走出去步伐依然偏慢。 

  3.4 开放环境有待优化。从开放平台看,平台是开放经济发展的主要支撑,当前湘江新区在开放经济发展中的引领作用有待进一步发挥,2015年湘江新区进出口总额仅占全市的1/5,而同期重庆两江新区占重庆市的比重超过50%黄花综合保税区新近获批,与郑州、武汉等中部城市相比,长沙目前的开放平台缺乏比较优势,五定班轮五定班列以及中欧班列虽已实现常态化运营,但班次和货运路相对偏小,缺乏进口整车、粮食、水果、药品等功能;航空方面,长沙黄花国际机场虽然是中部吞吐量最大的机场,但国际(地区)全货机定期航班只有长沙至香港一条。从相关政策看,保障机制相对落后,以外贸为例,郑州、武汉、合肥安排资金规模过亿元,而长沙外贸资金预算仅1000万元,远不能满足外贸发展需要;全市开放发展总体存在缺乏总体规划,引进项目存在重引进、轻服务,重出口、轻进口,重货物贸易、轻服务贸易的状况;人才政策不活,受制于地区限制、软环境、对人才开发的财政投入等影响,长沙市服务人才的整体环境与高层人才的期望还存在差距,导致部分人才外流。从配套服务看,相关政策透明度、经济自由度、营商便利度等软环境建设相对滞后、管理不规范等问题不同程度地存在;综合服务配套功能较为薄弱,完整的宏观调控与管理链条尚未形成;海关监管服务优化和口岸通关便利化等方面还存在诸多问题,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大通关机制在改善长沙通关环境、提升通关效率的作用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 

  四、加快长沙开放发展对策建议 

  发展开放经济,长沙要主动融入全国、全省开放新格局,依托空中走廊、陆路平台、内河通道,不断优化开放发展机制,发挥湘江新区开放发展平台,着力构建开放经济体系,强化开放经济发展综合保障,在打造开放型文化、开放型经济、开放型城市上取得突破性进展,探索内陆城市开放发展新模式。 

  4.1 实施品牌带动工程,打造中部开放新高地。一是推进城市品牌化。要在创新城市整体营销方式上下功夫,凝聚全市招商战线的聪明才智,把成功运用大思路、大手笔推介城市品牌与专业、小型、多元活动相结合,吸引世界各地投资商的关注。加大与国际城市的交流合作,完善国际交流合作网络,以友好城市为渠道,不断推进务实合作,扩大城市影响力、提升长沙美誉度。二是推进产业品牌化。运用市场化的理念对长沙产业品牌进行规划、培育、包装,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形成集团作战的整体优势,提升工程机械、烟花鞭炮、文化产业等影响力,提升长沙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和国际话语权。引导走出去企业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支持企业抱团开拓国际市场,提升长沙产业的整体形象。三是推进企业品牌化。坚持培育品牌与争创名牌相结合,全面构建自主出口品牌的评价、保护、促进、推广体系,打造长沙企业品牌,将长沙制造推向世界。要筛选一批具有出口增长潜力的特色产业企业,在产品研发、国际市场开拓、品牌培育、品牌培训、品牌宣传等方面进行重点扶持,积极打造长沙创造自主品牌。加强品牌企业培训,引导企业开展境外商标注册、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制定品牌发展规划等基础性工作,为企业出口品牌产品研发、生产、销售、知识产权保护等提供支持和帮助。 

  4.2 实施平台优化工程,打造对外开放的集聚区。一是强化核心引领。利用国家级湘江新区作为中部开放高地的定位,重点发展智能装备、新材料、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等货物贸易,医疗健康、文化旅游、工程外包、研发设计等服务贸易,创新覆盖生产加工、物流运输、销售服务、国际结算及相关增值业务全产业链的贸易方式,形成中部地区国际贸易中心二是发挥临空带动。综合保税区叠加了保税区、出口加工区和保税物流中心的全部功能和优惠政策,是国内目前开放层次最高、政策最为优惠、功能最齐全的海关特别监管区域,要充分利用好黄花综合保税区这一平台,在政策、机制、方式上先行先实,积极引进一批有影响力的企业落户,努力将其打造成长沙对外开放的核心三是整合园区资源。从落户各省会城市来看,城市新区、开发区都成为一个城市发展的引擎,要整合园区、突出特色、错位发展,强化配套、节约成本,集群发展,市场运作、专业管理,提升服务,以园区为载体,着力引进一批世界500强、国内100强及央企区域总部基地,特别是加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引进力度,争取在长沙打造1-2个具有国际化水平的专业园区。 

  4.3 实施主体培育工程,促进出口企业梯度发展。一是培育大龙头大企业是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龙头和中坚力量,要针对长沙外向型企业整体规模偏小、带动作用有限等薄弱环节,立足长远,突出重点,统筹兼顾,综合施策,分类推进,通过强化企业主体作用、科技人才支撑、政策措施保障等手段,加快培育和引进一批规模档次高、品牌影响力大、市场竞争力强的外向型大企业。充分发挥龙头企业的进出口带动作用,对年均出口额在5000万美元以上的骨干企业给予政策支持,实行一对一的帮扶、指导,带动上下游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二是扶持小巨人加大对年均出口额1000万美元以上的成长型企业扶持力度,提高对长沙进出口可持续发展的支撑作用。建立中小微企业孵化基地,支持创业,对创业者给予资金、税收、融资、工商年检等政策支持,对新获进出口经营权一年内出口达到一定规模的企业给予奖励;对达到一定进出口规模的企业,依据增量和增幅给予奖励。鼓励中小微外经贸企业参加境内外展会、投标、合同洽谈等活动,对中小企业开拓国际市场予以配套扶持,强化金融融资、出口退税等力度。三是促进零突破选择100户上年无出口或出口在50万美元以下的企业,与专业孵化器建立孵化合作关系,引导其扩大合作领域、深化合作关系,在孵化出口中实现共赢,对企业进行外贸政策和外贸实务的全方位指导和服务。 

  4.4 实施引资提质工程,打造中部最佳投资目的地。是强化招商协作。强化全市引资工作一盘棋的思路,打造统一的招商平台,探索飞地招商模式,所有招商项目由市级层面统筹,引资税收实行引进方和落地方比例分成,形成各区域、各部门、各领域协同招商的大招商格局。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欧洲、日韩、香港、台湾等长沙重点经贸合作区域建立集招商引资、外贸市场开拓以及企业走出去于一体的境外综合服务网络。二是强化央企对接。重视央企对接工作,随时关注央企的投资意向,在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千方百计争取央企来长扩大投资,引进一批具有发展潜力的加工贸易企业和出口操作经验丰富、实力雄厚、规模较大的大型专业贸易促进机构,快速形成新的外贸增长点。注重拉长主导产业链条、提高产业附加值,抓好产业规划和功能布局,补齐产业链条短板,培育壮大产业集群。三是强化总部引进。设立总部经济发展基金,专项用于对重点总部企业落户、办公用房、经营贡献进行奖补,鼓励跨国公司到长沙设立地区总部、研发中心、采购中心,引导外资重点投向高新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环保节能产业、现代农业,引进和集聚一批贸易型功能总部 

  4.5 实施环境优化工程,提升开放型经济保障能力。一是明确制度保障。简化行政审批制度,优化行政流程,提高审批效率,压缩审批时限,构建一站式审批政务平台,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建立部门联席会议制度、重大项目和重大活动会商制度,形成开放合力,着力营造亲商、重商的发展环境。二是加强政策保障。加大资金投入,设立发展专项资金,纳入年度财政预算,实行单独的财政分成体制。争取中央补助资金、国家服务业引导资金及省级产业研发项目补助资金。建立明确的分类拨付与使用制度,对重点扶持领域和对象按平台建设、产业发展、区域发展和项目发展等专项进行划分;建立专项资金的使用绩效评价制度,设立技术创新准备金制度,控制资金投入的风险损失。探索建立出口退税资金池制度,由省市县按一定比例出资,对重点出口企业实行即征即退。三是提供人才保障。加大对决策与管理层对外开放战略、外贸政策法规等开放型经济素养培训力度,提升国际视野和管理水平。深化拓展“3635人才计划,针对开放型经济专业人才制定更具市场化、针对性的政策。以企业需求为导向,大力引进企业紧缺的电子商务、外贸等战略性新型人才,着力解决长沙开放型经济发展人才瓶颈。与国内外顶级科研院所、高新技术企业等展开多种形式的国际交流合作,培育本土精英人才。全面启动企业家开放型经济能力素质提升工程,培育和打造一批高素质企业家群体。 

 

 

课题负责人:长沙市统计局韦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