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现代新兴服务业发展 快马扬鞭正当时

决策咨询21期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5-30

打印本页

0

  近年来,全省上下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结构调整成效显著,实现了“二三一”到“三二一”的转变,服务业成为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区域发展“三大战略”的不断推进,未来一段时间,服务业的发展将面临重要机遇期,如何凭此契机实现服务业由量到质的飞跃,现代新兴服务业[注1]的作用显得尤为重要。随着信息技术和知识经济的发展,现代新兴服务业已经成为现代化程度和城市文明进步的主要标志,也将成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引擎。本文根据2013年—2017年规模以上服务业数据[注2]对湖南现代新兴服务业发展情况进行分析,并提出下一步发展思路。

  一、从五年数据看行业发展成绩

  (一)营业收入大幅增加,增长贡献明显提升

  2013年以来,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营业收入以年均200多亿元的递增额不断扩大,2017年达到2167.92亿元,是2013年的1.8倍。且继续以较高增长态势发展,2017年营业收入增幅达22.8%,比2013年上升了15.4个百分点。其中,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业、商务服务业最为活跃,单位个数和营业收入均实现翻番(见表一)。从贡献来看,2017年现代新兴服务业拉动规模以上服务业增长15.0个百分点,与2013年相比,累计上升了9.9个百分点。

表一 2013年、2017年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单位数、营业收入

 

2013

2017

单位数

营业收入

单位数

营业收入

()

(亿元)

(个)

(亿元)

邮政业

27

51.63

40

104.36

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

150

441.03

179

508.59

互联网和相关服务

9

6.53

55

37.02

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105

31.80

234

105.21

租赁业

25

3.31

51

14.95

商务服务业

483

414.32

969

916.34

研究和试验发展

26

22.86

33

45.71

专业技术服务业

216

165.98

335

304.63

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

220

50.64

380

100.82

  (二)营业利润占比超八成,盈利能力高于平均水平

  尽管现代新兴服务业单位数在规模以上服务业中的比重尚不到一半,但营业利润的占比每年均超过了80%。从内部结构来看,2017年,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商务服务业两个行业营业利润在现代新兴服务业中比重分别为37.0%、35.1%,虽然比2013年有所下降,但仍是行业主体;而互联网和相关服务、研究和试验发展、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比重则明显上升,分别为2.0%、2.9%、7.9%,比2013年上升1.4个、2.9个、6.2个百分点。从盈利能力来看,2013年—2017年期间,现代新兴服务业的盈利水平均高于全部规模以上服务业,最大落差达3.3个百分点(见图一)。

图一 2013年-2017年规模以上服务业和现代新兴服务业营业利润率(%)

  (三)税收贡献占主体地位,税负压力有所释放

  2017年,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完成各项税金(包含营业税金及附加、应交增值税、管理费用税金)总额为67.74亿元,占全部规模以上服务业税金总额的比重为67.8%。从内部结构来看,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专业技术服务业上升明显,分别由2013年的0.5%、3.4%、17.6%提高到了2017年的2.1%、8.8%、19.1%。同时随着“营改增”政策的实施,企业的税负压力进一步释放。2017年,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的税负比率为3.2%,比2013年下降了0.2个百分点。其中,租赁业的变化最大,2017年的税负比率比2013年下降了1.8个百分点。

  (四)吸纳就业能力显著增强,薪酬待遇处各行业前列

  2017年,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吸纳就业人员31.77万人,比2013年增加了9.22万人。其中,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专业技术服务业、商务服务业最受青睐,分别吸纳就业人员1.96万人、5.05万人、11.36万人,比2013年增加了1.03万人、1.42万人、4.73万人。在薪酬待遇方面,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年人均薪酬近8万元,比全部规模以上服务业高出1万多元。其中,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研究和试验发展、专业技术服务业“最赚钱”,年人均薪酬都在10万元以上。

  (五)各市州发展均有加快,长株潭区域优势更加突出

  分市州情况来看,随着对服务业的认识和重视程度的提高,各地现代新兴服务业也得到了良好发展。一是单位数和营业收入双增长。2017年,各市州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单位数和营业收入均比2013年大幅增加。其中,湘潭、衡阳、邵阳、益阳、郴州、永州、怀化、娄底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单位数比2013年翻一番,株洲、常德、郴州营业收入总量实现翻番。二是发展步伐加快。2017年,各市州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营业收入均保持了两位数的高速增长,其中株洲增幅最高,为41.0%,比2013年提高了28.5个百分点。三是区域优势愈显。长株潭地区得益于其良好的区位优势,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发展质量引领全省,户均规模达到1.28亿元,比全省平均水平高出60%,比2013年提高了0.12亿元,而其他地区中只有郴州、益阳户均规模略高于平均水平(见表二)。

表二 2013年、2017年各市州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单位数、营业收入

 

2013

2017

单位数

营业收入

单位数

营业收入

(个)

(亿元)

(个)

(亿元)

总计

1261

1188.16

2276

2137.64

长沙市

495

586.58

715

967.59

株洲市

65

65.08

127

149.51

湘潭市

29

34.35

83

66.01

衡阳市

74

63.98

251

122.25

邵阳市

30

34.10

67

52.76

岳阳市

192

71.70

202

117.49

常德市

131

61.55

248

138.84

张家界市

27

21.69

39

33.63

益阳市

30

36.98

60

67.81

郴州市

85

79.02

237

248.76

永州市

19

27.94

70

37.85

怀化市

28

32.79

56

48.57

娄底市

30

55.12

76

59.84

湘西自治州

26

17.28

45

26.73

  二、从地区对比探存在问题

  (一)从户均规模来看,湖南现代新兴服务业与全国还有一定差距

  2017年,湖南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户均规模0.94亿元,尚未进入“亿元俱乐部”,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64.4%。与北京、上海、浙江等发达省份相比,户均规模不到其一半;在中部地区亦仅居第四位,相当于湖北的77.7%,山西的80.3%;与周边省份相比,广西、重庆、广东户均规模分别为1.01亿元、1.21亿元、1.47亿元,都高于湖南。分行业看,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业、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四个行业与全国平均水平差距较大,分别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5.4%、28.3%、30.6%、44.0%。显示,湖南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企业规模偏小、市场竞争力较弱,大型企业带动力不强。

  (二)从行业结构来看,湖南现代新兴服务业后续发展动力不足

  2017年,湖南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营业收入在规模以上服务业中的比重为66.8%,比2013年下降了0.3个百分点,是近五年来的较低点。而全国的比重上升了1.6个百分点,周边省份中,河南、广西、广东、安徽、江西分别上升了2.2个、3.5个、4.7个、10.0个、13.7个百分点。分行业看,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两个行业相对滞后,与2013年比,2017年营业收入占规模以上服务业的比重仅上升0.8个、1.5个百分点,而全国的比重分别上升了2.6个、4.5个百分点。中部省份中,安徽分别上升1.2个、5.6个百分点,河南分别上升1.1个、2.0个百分点,湖北分别上升0.8个、2.8个百分点,说明湖南产业融合渗透还不够充分,现代新兴服务业发展后续动力不足。

  (三)从人均利润水平来看,湖南现代新兴服务业企业运行效益不高

  2017年,湖南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企业人均营业利润730万元,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50.7%。与中部省份相比,高于山西和江西居第四位,分别比安徽、湖北、河南少477万元、129万元、79万元。分行业看,除研究和试验发展人均营业利润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外,其他行业均在平均水平之下。其中,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差距最大,湖南人均营业利润为512万元,比全国平均水平少3700多万元(见图二)。表明,湖南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企业劳动效率相对较低,运行质量和经济效益还需进一步提升。

图二 2017年全国和湖南规模以上现代新兴服务业分行业人均营业利润对比(万元)

 

  三、从未来趋势谋发展思路

  伴随着信息技术和知识经济的加速升级,以信息产业为主的高新技术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先导产业,而现代新兴服务业的发展将为其提供广阔的市场空间。同时,现代新兴服务业也是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和产业融合发展的重要技术保障。因此,要实现全省经济社会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目标,必须更加注重现代新兴服务业的发展需求,在政策扶持、要素供给、技术创新等方面敢于突破樊篱,提供更加有力的后台保障。

  (一)强化政策优势,既要“筑巢引凤”更要“固巢养凤”

  湖南现代新兴服务业发展起步较晚,相比周边省份,在政策的开放程度和扶持力度上没有形成独特优势,因此需要大胆创新,突破体制障碍,制定更加开放、包容的政策,吸引高、精、尖知名企业落户。同时要强化政策落实的监督机制,根据落实情况、效果和存在的问题进一步完善相关政策。在对企服务上,一是提高信息资源透明度,为企业决策提供积极参考;二是开通绿色通道,简化办事流程,提高效率,节约企业成本;三是严格落实监管责任,严厉惩处侵害企业切身利益的违法违规行为,为企业发展壮大营造一个“呼吸自如”的优良环境,做到既要“筑巢引凤”更要“固巢养凤”。

  (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提升要素供给效率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资源配置得到优化,在新形势下,还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释放红利,大力提升劳动力、土地、价格、税收、资本等要素的供给效率,从而推动现代新兴服务业的加速发展。一是推进人才创新,加大人才引进培养力度,储备一支规模宏大、结构合理、素质优良的创新人才队伍。二是实施更加有利的土地管理政策,在土地供应、厂房分配上优先考虑现代新兴服务业,要强化履约监管,及时保障企业用房用地。三是切实放宽价格和税收优惠,尽快兑现相关减免政策。四是提高资本配置效率,积极推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优化融资结构,发展直接融资,拓宽融资渠道。

  (三)优化企业自主创新环境,推进现代新兴服务业集团化、品牌化经营

  一是加大扶持培育,完善创业孵化、创新创业辅导、第三方检测认证、信息服务等创新服务体系,放宽社会资本准入,切实降低创新创业门槛,加大财税和金融扶持,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环境 。二是积极支持创新成果转化。以产业融合为导向,企业技术需求为牵引,深化产学研协同创新,推动产业关键共性技术的研发与产业化。同时,要完善科技成果转化奖励机制,引导高校院所科技成果就地转化。三是鼓励企业走规模经营发展道路。按照自愿、平等和互利的市场原则进行产业整合,形成大型企业集团,提高市场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从而有实力打造一批信誉价值高、影响力强的知名品牌。

  注1:本文中现代新兴服务业指邮政业,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业,商务服务业,研究和试验发展,专业技术服务业,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等9个现代特征明显的新兴行业。

  注2:本文中2017年数据为快报数据。

  承办:服务业处
执笔:韩建芳
核稿:徐    林
责编:钟军德